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冷战组|丧尸末日au]无人生还

*露米

*新开发的脑洞似乎还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但愿我写下去……


(3)

 

       屏息,屏息。

 

       深夜树林的雾气氤氲让那些行动迟缓的腐尸在夜色的掩护下宛如一个个索命的鬼魅,迟钝的步伐挨个踩上树枝与枯叶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难闻的气味和伊万紧紧捂住他嘴巴的冰冷手掌都让阿尔弗雷德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终于忍无可忍的隔着皮革手套张嘴咬了伊万的手指一口表示抗议,在听到斯拉夫人微弱的抽气声后,阿尔弗雷德才终于如愿开始大口地喘着气。

 

     “哈……该死的俄国佬,你要谋杀我!”

 

       尽管阿尔弗雷德特意压低了声音抱怨,却还是得到了俄国人一记并不友善的眼神,和一个竖在他唇旁表示噤声的手指——搞笑的是那手套的皮革上甚至还留着阿尔弗雷德的牙印。

 

      “五只。”伊万压低呼吸静静的听了一会说,“所幸我们走了够远,并不是太多的数量。”

 

        阿尔弗雷德凭借着优秀的听力自然也早就听出了来者的数量,其实就算嘴上不说,他也对眼前这个能将他一击打晕,并且带着个昏迷的大男人和一堆装备独自走出这么远的俄罗斯人是持肯定态度的。身手不俗,有野外求生的知识,结实的身体,冷静的头脑,似乎背后还有着一些神秘的故事——真是该死的令人感兴趣。不知道上帝是太爱阿尔弗雷德了还是太不爱他了,才把这么个“搭档”送到他面前。

 

      “老兄,我们两个的话五只根本不在话下!”阿尔弗雷德有些兴奋的差点坐起身来,又被伊万摁着后脑摁了下去,这让他略微不满的瘪了瘪嘴,将还被手铐紧紧铐住的双手举起,故意在伊万的眼前晃了晃。铁制品反射的零星月光落在伊万的脸上,让他本就苍白的皮肤更加白的几近透明——这意图再明显不过了,“解开这该死的玩意儿,英雄帮你干掉左边的那三个。”

 

       斯拉夫人定定的看着他没有接话,淡漠的紫眸让阿尔弗雷德看不清那里面蕴藏了何种情绪,或许是在猜忌?又或许他根本什么都没想。接着伊万收回目光警惕的支起了上身,似乎完全没有理会那手铐的意思。“待在这,别动,也别想碰你的枪,除非你想吸引更多的丧尸过来。”

 

       像是被看穿了心思一般,阿尔弗雷德瞪大了他如海洋般清亮的蓝眸,比起惊讶更多的是不可置信。眼前的人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他的意思是让我一个人在这待着?就算不让用手枪至少也该打开这该死的手铐!

 

      “……你不信任我?布拉金斯基,打开手铐,你想死英雄不拦着,但别拉我陪葬。”

       被轻视的愤怒让阿尔弗雷德的不满情绪达到了顶端,这让他开始怀疑起伊万的能力与他的傲慢是否成正比。

 

       而这次伊万也意料之中的并没有回答,只是小心翼翼的起身从他那个沾了不少枯叶的破背包里翻翻找找。他先掏出了一把看上去还算锋利的匕首,借着月光查看了一下锋利程度后将它插在腰间。接着又向里继续摸摸索索,这次他似乎掏出了一把模样奇怪的东西,过于深沉的夜色让阿尔弗雷德有些分辨不清那玩意是什么,反正不是枪。

 

       伊万像抚摸至宝一般将手掌覆上那东西的表面,表情柔却又炙热。随后朦胧的月光终于隐约打出了那东西的大致轮廓,那看上去像是一把……一把弩?

 

       他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能弄到!阿尔弗雷德好奇的睁大眼睛打量。看刮痕和磨损程度那把弩应该用了很久。上帝,对阿尔弗雷德而言可以称作武器的就是简单的枪支和匕首,要知道现在可是22世纪!谁还会用那古老的玩意儿。但是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大环境下,比起可能会吸引到丧尸的枪来说这确实更适合作为武器。

 

     “好吧,英雄承认你好像是会点儿花样。”阿尔弗雷德直起身子,将后背紧紧地贴住粗糙的树干,接着微微侧头观察着身后的动向,鬼魅般移动的人形恶魔似乎还没发现他们,但已经比刚开始距离他们的位置更近了一些,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你去你去,不过如果一会你撑不住了可别叫我来英雄救美。”

 

       似乎是被这话逗笑了,伊万从鼻子里发了一声似是不屑的轻笑。他弯下身子捡了几块脚下的碎石掂了掂重量,满意过后才微微弓着身子快步移动到距离阿尔弗雷德有一定距离的另一棵大树的背面。

 

      “……就算是帮我引开丧尸我可也不会感谢你的,蠢货。”看着伊万行动的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嘟囔着。

 

      几声明显石头擦过树干的闷响突兀的响起,在静谧的树林中格外清晰。刚刚还在漫无目的乱晃的丧尸们显然都被这声响吸引住了,开始蹒跚着朝伊万的方向移动,嘴里还不时的发出骇人呻吟与刺耳的尖啸。

 

近了,更近了……该死的伊万怎么还不行动!

 

       躲在暗处的阿尔弗雷德差点骂出声,如果是他现在大概早就凭借自己被誉为神枪手的射击技能百米穿杨了,哪还等到现在,他目测那帮家伙离伊万已经不过四十米远了。他难道吓得不敢动了?

 

       然而箭矢脱离弓弦的声音瞬间推翻了阿尔弗雷德猜想,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具身体砸在地面上的闷响,那个丧尸就像块腐肉般不动了。一箭爆头,阿尔弗雷德甚至还能看到那没有深入头颅的箭尾有着红色的羽翎。

 

       先弄出声响分散注意力再找准时机攻击,简单却又十分有效可行的套路。看伊万表现还算良好,阿尔弗雷德才勉勉强强放下了刚刚还几乎悬在嗓子眼的心脏。他把刚刚忍不住探出来大半截来观察情况的身体重新缩回了树干后面,似乎没什么自己出场的机会了,这竟让阿尔弗雷德莫名懊恼起来,要知道喜欢出风头的美国人有着一身本领却没有用武之地的情况,在这该死的病毒爆发之后还是头一回。

 

       两个,三个,四个……阿尔弗雷德开始百无聊赖的数着肉体砸在地面上的闷响,伊万的动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干脆利落,一箭一个绝不拖沓。他忍不住猜想起伊万以前的身份来:射击爱好者?警察?哦不过比起这些正当职业他觉得伊万更像是从事保镖,杀手,雇佣兵或者毒枭一类阴暗职业的人。

 

       第五声迟迟不来,应该说太慢了,比起之前差不多两三分钟解决一个的速度来说,阿尔弗雷德觉得距离第四声闷响至少过了差不多八分钟,这让他忍不住重新探出头观察起来现在的形势。

 

       伊万隐藏在一棵距离阿尔弗雷德位置还算近的树后,端着弩时刻保持着警惕射击的姿势,但很明显的他失去了目标,第五个丧尸竟然在刚刚的激战中不翼而飞。伊万眯起他因为杀戮而逐渐染上血色的紫眸左右环视着,为了听清那个丧尸的动向似乎连呼吸都恨不得暂停。

 

       阿尔弗雷德的耳翼动了动,一声细微的树枝断裂声被清晰的捕捉,他瞪大了眼睛,一具晃动的身影似乎在伊万的右后方越来越近,更糟糕的是伊万竟然全然不觉,这太反常了。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他来不及出声,几乎是遵循本能的,他站起来朝着伊万的方向狂奔而去,在那丧尸即将扑上伊万的背大快朵颐的瞬间侧身撞上那腐朽的身躯并与它一齐倒了下去。

 

        而伊万似乎被阿尔弗雷德举动吓了一跳,怔了几秒接着马上重新举起弩箭对准了那正想咬上美国人白皙脖颈的丧尸。

 

     “趴下琼斯!”

 

       急促话音随着弩箭飞过的声音一同落下,阿尔弗雷德趴下的及时,箭身几乎是贴着他的头顶飞过的。但是躲过了这个却没躲过身前丧尸被一箭爆头后溅到他脸上的不知是什么的液体,脑浆?大概吧,那味道腥臭的阿尔弗雷德赶紧爬起来抹了把脸,甚至忍不住扶着树干一顿干呕。

 

    “呕……我救了你,混球。”他不满的拿伊万的袖子蹭着脸,“你就拿脑浆感谢我?”

 

       难得默许了阿尔弗雷德的举动,伊万皱紧了眉却没有出声,只是任他擦完脸后转身去一个个拔下那些插在丧尸头颅上的箭矢——重复利用。

 

       一场还算惊险的激斗过后树林里只剩下了两人平复心情的呼吸声和五具横七竖八躺倒的,早就该称为“尸体”的东西。阿尔弗雷德总算强迫自己忘记了那恶心人的味道,他靠着一棵树的树干滑坐下去,手腕上的手铐依旧闪着银光。

 

     “伊万。”阿尔弗雷德突然出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他从刚刚起就有个猜想,这让他忍不住望着伊万被月光勾勒的侧影缓缓地发问,“你是不是,右耳听不到?”

 

Tbc


我更新了??我居然更新了?????

 

 

 


评论 ( 9 )
热度 ( 16 )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