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冷战组|露米]写手傲娇试炼四题

*露米

*国设有

*角色死亡有

*题源微博,觉得不拿来码冷战可惜了……


1.告白,不使用“喜欢”“爱”等字眼

 

       只是一通无声的电话便让伊万·布拉金斯基鬼使神差地放下手头的工作驱车前往了阿尔弗雷德的家。大门紧闭,但那通电话的号码确实是阿尔弗雷德家的座机,伊万在心里毫无诚意的说了句抱歉便撞开了那弱不禁风的门,他循着记忆一路摸索到客厅,地上横七竖八躺倒的快餐盒和可乐瓶子展示了房主食谱的堪忧。最后伊万也终于在堆满了毛毯的沙发上发现了似乎已经不省人事了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醒醒。”伊万伸手拍了拍阿尔弗雷德脸颊,随后发现那一直温热的体温竟然比自己还冰凉,他将阿尔弗雷德瘫软的上身扶起,用自己的额头抵住阿尔弗雷德的,不寻常的热度才逐渐扩散开来。发烧了,伊万将视线落在地毯上还未喝完的冰可乐以及随处乱扔的游戏手柄上,看来冷饮和熬夜打游戏就是这场感冒病毒袭来的罪魁祸首。

 

    “嗯……伊……万?”也许是因为拥住自己的身体有着让人心安的白桦林的气味,阿尔弗雷德艰难的睁开眼睛望着伊万,与自己争吵数年堪称宿敌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他觉得头疼欲裂,平时总是活力无限的声音此刻也显得无比虚弱,“你怎么来了,故意来看我笑话的?”

 

    “……是你打电话给我的。”伊万复杂地望着阿尔弗雷德明显透露出迷茫的湛蓝色眸子,最后只得叹了一口气低头吻上他鎏金色的发顶,声音里夹杂着许多无奈和其他一些更加难以言说的感情,“然后我就来了,我的身体不听使唤,阿尔弗雷德。”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见”等字眼

 

       他们是隶属于对立组织的两位特工,但是鬼使神差的这两个组织接到了暗杀同一人的任务,且任务难度奇高。不得以组织只好派出双方最优秀的特工联合起来去共同搞定那位“大人物”。

 

       就这样伊万与阿尔弗雷德相识了,只是暂时同盟的关系让两人相处的并不算太融洽,在两个月的磨合期内,两个组织都传出了“今天布拉金斯基和琼斯特工又在射击训练的时候拿枪指着对方了。”“格斗训练的时候琼斯特工眼看就要赢过布拉金斯基,却被突然捏了把腰就浑身一软败下阵来。”“你们知道吗,我今天看到布拉金斯基带着琼斯去购物中心的顶楼吃冰淇淋,手牵手的,世界是不是要毁灭了?”“他们接吻了……我越来越不懂磨合期是在磨合什么了。”——诸如此类的言论。

 

       而当事者的两人从来都不出面解释,仿佛在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酵而生一般。

 

       磨合期很成功,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在最后的任务中配合堪称完美,一人一个防线逐个突破又顺利汇合,子弹在他们之间肆无忌惮的流窜着却毫不顾忌会伤到对方,那是一种近乎恐怖的默契。最后那位“大人物”被阿尔弗雷德一枪爆头。他斜靠在布满弹孔的墙壁上擦着枪面的血迹,海洋般深邃的蓝色眸子紧紧盯着正在检查现场文件的伊万。

 

      “万尼亚,任务虽然结束了,但是我想我们……”

     “琼斯。”伊万头也没抬的打断了阿尔弗雷德接下来的话,声音清冷一如初见之时,“清醒点吧,想想你的组织。”

 

       阿尔弗雷德瞬间没了声音,咬紧下唇任某些感情自心房流淌而出,溶解在逐渐冷却下来的血液中,从此无影无踪。

 

3.死亡,不使用“死亡”“尽头”“到此为止”“那边”等直接表述

 

*国设

 

       阿尔弗雷德咬了一口纸袋中刚买的汉堡,柔软面包散发出的美妙的香味与热气互相拥抱着逐渐自他眼前升腾,从空中悠悠落下的雪片还未落在其上便已苟延残喘的化为一抹氤氲的水雾。

 

       圣诞节,美利坚正被喜悦笼罩着,其中除了节日的欢愉还有铁幕另一头那大国的陨落带来的惊喜。这无疑是上帝送给美利坚最好的礼物。与自己博弈数年的超级大国轰然倒塌,让阿尔弗雷德还未全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时代终于来临,因与苏维埃竞争而沸腾起来的血液开始逐渐被不知为何分外凄冷的空气冻结。

 

       他抬起手指摘下自己已经蒙上一层雾气的那架眼镜,仰起脸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试图睁大眼睛,带着仿佛北方雪国怀抱般熟悉温度的雪一片一片砸进阿尔弗雷德的瞳孔,最终尽数溺死在那湛蓝色的海洋深处,细腻无声。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见”“欢迎回来”“记得当年”等直接表述

 

*国设

 

    这是自1991年之后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有机会见到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们依旧如以往一样坐落于会议桌那相对的两端,但又有些不一样,此刻坐在阿尔弗雷德对面的人已经不再是那个红色主义的暴君,而是已然倾身于资本主义的新生国家。但那熟悉的脸颊线条,抿成一条线的薄唇以及那曾经只映出过阿尔弗雷德模样的绛紫色瞳孔,都让人难以相信这是截然不同的“他”。

 

    “嘿?伊万。”会议结束后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拨开人群去探寻那个总是如此冰冷挺拔的背影,故作轻松搭话道,“恭喜你终于投入了资本主义的怀抱,或许我们以后终于不用在那么兵戎相见了?”

 

    高大的斯拉夫人静静的看着眼前金发蓝眼的国家化身,紫眸中阴沉的野心与贪婪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脑海里努力搜寻着眼前人的名字,“美利坚。”他最终放弃了搜寻,直截了当的喊着对方的另一个名字,却不知这声称呼却让阿尔弗雷德眼底的阳光逐渐熄灭下去,接下来伊万再说了什么阿尔弗雷德都记不清了。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失礼的结束了这场无聊的对话,伊万的眼睛里已经再也没了阿尔弗雷德的身影。

 

    跟着苏维埃一起死去的,除了伊万那具曾经腐朽的身体,还有些别的,那些,随历史尘埃一同消散于无尽时光长河的东西。


评论 ( 1 )
热度 ( 50 )
  1. 离人节顾临渊 转载了此文字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