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冷战组|丧尸末日au]无人生还

*露米

*新开发的脑洞似乎还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但愿我写下去……

(2)

 

       被黑夜逐渐侵染的森林比白天的时候更平添了一丝阴森,皎洁的月色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影落在斑驳的地面上,又是一个圆月。也许是因为刚下完雨,水雾氤氲,没了阳光的暖意让这夜晚也更加冷凄起来。

 

       伊万·布拉金斯基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把对方打晕的举动了,毕竟抱着一个昏迷不醒还跟自己体格相近的年轻人,穿越随时会有丧尸冲出来对你的脖子来一口的森林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他让阿尔弗雷德的松垂的胳膊搭上他的脖子,自己则一只手搂住他的腰,另一手正握着从美国人身上搜刮来的手枪——他可是把阿尔弗雷德的全身都摸了个遍,虽然只是为了确认对方带了多少武器,仅此而已。

 

       一路踉跄,雨后的森林地形诡异,泥巴和树枝让伊万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着。他需要尽快离开阿尔弗雷德刚刚开枪的位置,天知道那枪声能引来多少丧尸。四下环视,似乎走的够远了,周围除了卷带着凉意的北风也再没了别的动静。伊万长舒一口气将几乎贴在自己身上的人放下来,让仍旧昏迷着的阿尔弗雷德倚靠树干,伊万甚至还贴心的用他的帽子垫在了阿尔的脑后,好让他不至于太疼。

 

       这个举动大概是念在眼前这个家伙虽然冒失,却是真的想救自己的吧。伊万这么想着长舒口气也盘腿坐在阿尔弗雷德身旁,似乎是感受到身旁人那温暖的体温,斯拉夫人下意识的向那暖源靠近了些,直到肩头相贴。伊万偏头用自己的紫眸打量着眼前的人,这份暖意让他忍不住靠近,直到自己凉薄的呼吸轻轻吹弄起阿尔弗雷德的刘海。阿尔弗雷德闭着眼睛的样子就像一个无害的孩子。

 

       伊万收回自己黏在对方身上反复迂回的眼神,扑面而来的夜风终于让他清醒过来。他不紧不慢地从腰包里掏出逃亡的时候从早已人去楼空的警察局顺出来的手铐将阿尔弗雷德的双手铐紧——他并不信任任何人。在这样混乱的一个世界里,秩序和法律还不如一发子弹有说服力,信任更变成了一种奢侈的东西,他曾经的经历让他不敢再去信任其他人。

 

     “娜塔莎……”伊万仰起脸望着被绰绰树枝分割的支离破碎的月亮喃喃出声。

 

       而这浅浅的呢喃似乎弄醒了几乎晕厥了一天的阿尔弗雷德,他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接着艰难的睁开了那湛蓝色的眼睛,逐渐恢复的五感让痛觉首先占领了意识的主导权,他只觉得自己的头痛的几乎要裂开了。

 

     “God……呃,该死……”阿尔弗雷德痛苦的下意识想抬手摸摸自己后脑那一阵阵发疼的地方,却意外且惊悚的发现自己被手腕上泛着寒光的手铐限制了动作,瞬间的意识清醒让阿尔弗雷德警惕起来,接着一个转头便发现了正坐在自己身边沉默着的,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你醒了?”伊万似乎并不紧张,平淡到看不出任何情感的紫眸注视着那汪湛蓝,“原来你的眼睛是蓝色的,海和天空的颜色。”

 

     “你这家伙搞什么?!”阿尔弗雷德不满的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铁制品,被对方突如其来的话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天生的敏锐让阿尔在谈话的空当就已经迅速的检查过了自己的身体情况,除了靴子和裤腿上全是泥以外似乎并没受伤,但令人绝望的是自己的枪跑到了别人的掌心。

 

       同时他还发现了对方垫在自己脑后的帽子。这让阿尔弗雷德的感情复杂起来,眼前这个人似乎周身盘旋着冰雪与北风的气息,生人勿进四个大字刻在他淡漠的脸上——但似乎又并不是一个全然没有人情味的人。或许事情还有转机,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故意挑起眉毛用不满的口吻试探道:“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大鼻子混蛋。”

 

       伊万倒也不恼,好看的薄唇微微抿起一个不大的弧度,他抬起手掌不轻不重地捏住阿尔弗雷德的下巴迫使他抬高脸望着自己,“用外貌特征给别人起外号,你是小孩子吗?”伊万的声音轻到仿佛能被夜风吹散一般,却足以让人浑身一凉。

 

      该死的,这家伙是冰块做的吗。

 

    “滚……”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活像个倒霉的俘虏,极强的自尊心让美国人极其抗拒这个暧昧又充满侵略性的动作,他使劲挣脱开了伊万宽大手掌的束缚,镜片下的蓝色湖泊仿佛要结冰般开始逐渐降温,“把英雄当孩子你可是会后悔的。”

 

       短暂的沉默。伊万终于开始正视阿尔弗雷德的双眼,他从那湛蓝的最深处读出了些许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东西。看来这个世界已经让温室里的向日葵都开始饱经风霜了,难得的妥协,伊万收回了自己悬在半空的手问:“你叫什么?”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伊万·布拉金斯基。俄罗斯人。”

 

       看似终于步入正轨了的交谈让阿尔弗雷德松了口气,他眨了眨眼睛抬起手臂,几乎把冰凉的手铐贴在伊万的脸上,“我说老兄,遇到个活人不容易,让我们友好点怎么样?解开英雄的手铐,我可以考虑不还你打我后颈那一下。”

 

    “驳回哦。”

    “什……!”

 

       伊万太过干脆的回绝让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懊恼的将后背朝树干撞过去,顺便低声骂了几句脏话,正打算干脆双手并紧用自己引以为豪的怪力给眼前的俄罗斯人一拳,却被对方抢先搂住肩膀与斯拉夫人那结实的身体一同卧倒在了泛着湿润泥土腥气的地面上。

 

     “我操……你别得寸进尺啊!”

     “年轻的小金毛,再乱吠就把你丢在这喂死人。”伊万压低了声音警告道,随后微微抬起上身警惕的环顾着四周,“看来是你白天那一枪的功劳呢,琼斯,有东西被吸引过来了。”

 

       阿尔弗雷德瞬间噤了声,冥冥之中他感觉得到腐臭的气味正越发的浓郁起来。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