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冷战组|丧尸末日au]无人生还

*露米

*刚开发的脑洞似乎还没什么注意事项

*但愿我能写下去……


(1)


    阵雨结束的匆忙,周围弥漫着潮湿空气蒸发形成的阵阵薄雾,灰蒙蒙的天气似乎预示着这场风雨还未完结,这会儿的静谧仅是一场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这世界远比阿尔弗雷德想象的要死气沉沉的多。


他随意的将装满弹药的手枪插进牛仔裤边上的枪套里,黑色皮外套因为空气的原因泛着一层恼人的水雾。空无一人,阿尔弗雷德环视四周,确认安全后手脚并用干脆利落的爬上了一棵刚好够他蜷缩斜躺在树干的巨大榕树上。这是阿尔弗雷德独自旅行的第二个月零两星期,也是那该死的病毒席卷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月,所谓的LM病毒仅仅用了两个星期便轻而易举地夺走了他的日常、他刚刚开始便夭折了的大学生活和他养的金毛犬托蒂。


“第689次记录,这里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小伙,现在的坐标……哦我是靠猜的,大概是在加利福尼亚的某个地方,该死的,要知道公路上全是废弃的汽车,害的英雄只能试图穿越森林。”


“我想试图穿越美国,目标是到达英国伦敦去找找那总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哥哥。虽然不想承认,但我大概开始想念他的唠叨了。”


“但前提是我得活着。不说了,祝我好运——”


活着,活着。阿尔弗雷德将录音笔收回皮夹克内侧的口袋,单手扶上树干颔首伸舌舔去附近树叶上残余的雨水,混合着泥土的咸腥味道让他不禁皱紧了眉。能省则省,要知道沿途的便利店几乎都被他搜刮了个干净,能找到的可用的东西也是寥寥无几。被强行砸碎的玻璃窗门,横七竖八躺倒的食品柜,沾满干涸暗红血液的地砖和散发着腐臭味道的收银台。末日来临之前阿尔弗雷德从没想过自己能亲临这等只有在电影上才能看到的情景,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多看几遍生化危机了。


干燥的口腔得到了些许慰藉,但精神却不得放松。阿尔弗雷德敏锐的听觉让他察觉到了似乎是鞋底踩断树枝的脆响。他有着比常人更灵敏的感官,体育特长生的矫健身手和从小跟身为警察的哥哥亚瑟学习的精准枪法,也正是这些出众的能力让阿尔弗雷德得以一个人活到现在。


枝叶繁茂的树冠是最好的掩护,阿尔弗雷德稍稍屏住呼吸,藏于腰间的手枪被他紧紧握在掌心,湛蓝色的眸子四下环视着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


咔擦——又一声脆响响起,西南方。


像是捕捉到了猎物动向的猎鹰,阿尔弗雷德侧了侧身转换视角熟练地准备瞄准,移动的身影预料之内的出现在他的射程之内,但是居然有两个人,这倒让他有点意外,尤其是——其中之一似乎是个活人。是个活人!阿尔弗雷德险些惊呼出声,要知道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不是满嘴血腥肉屑的人类了。他手忙脚乱的掏出望远镜希望能看得更仔细一些,那显然是一个人类,虽然面目有些脏污不清,但这并不影响阿尔弗雷德猝不及防地跌进那双澄澈深邃的紫眸。与在他身后追赶着的那具浑身腐肉的行尸不同,那人的身手算得上灵活,巧妙的利用森林的地势特点给那个没有智商的行尸使了好几个绊子好拉长了两人的距离。


Well——现在到了英雄出场的时间了!阿尔弗雷德有些难得的兴奋,他甚至开始思量起对方会不会是个好同伴了,也许他们还会同路,还能分享一些现有所知的信息,用除了无线电以外的方式更完善的了解现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他加快了瞄准的动作,枪口对准那具移动的行尸勾勾手指便扣下了扳机。一声枪鸣伴随着惊起的飞鸟划破森林内的寂静,腐朽身体砸在地上的闷响也紧接着响起。阿尔弗雷德得意的搓了搓鼻尖,纵身跃下树干朝那个被他救下的幸运儿走过去。


能被丧尸追赶这么久还不还手想必是没有武器了。这个猜测让阿尔弗雷德稍微安了安心,他吹着口哨来到那人面前,这才发现对方居然比自己还高大一点,这让阿尔弗雷德有些微妙的尴尬,他轻咳的了一声打量起眼前的人。


苍白的皮肤,绛紫色的眼睛,偏淡色的铂金碎发,结实的身材……喔,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外表长得挺讨喜。阿尔弗雷德下意识蠕动了一下喉结,值得注意的是眼前这个人完全没有气喘吁吁惊魂未定的表现,反倒是冷静的让人觉得不合逻辑,你刚刚可是手无寸铁的被吃人丧尸追杀呢啊?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砸了咂舌伸出手掌试图表现出自己的友好。


“嘿?伙计,我该说看到一个活人真是太惊喜了,不用太感谢我!拯救弱小是英雄的职责所在,乱世总是需要英雄……呃!”


话还没说完阿尔弗雷德就感到从自己的后颈传来了一阵剧痛,眼前银发紫眸的人以难以捕捉的惊人速度用手刀稳准狠的砸断了阿尔弗雷德刚刚放松的意识。哦不……操他妈的。他不甘地低声骂了一句便身体失力向下跌去,眼前逐渐漫上浓厚的黑暗,但阿尔弗雷德却意外的并没有砸上冰冷潮湿的草地,而是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顺势揽住,跌进了一个混合着冰雪和伏特加气味的怀抱。


有时候会思考的活人比那些死去的丧尸更恐怖。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彻底在那怀抱中晕厥了过去。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