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法英】末日梗练笔?大概。

The  one

 

 

距离世界终结还有一个月。

 

这是亚瑟·柯克兰在三天前从上司那里得知的消息,他们已经没了任何办法对抗这末日。生活显然并不如电影一般能在最后造出拯救世人的方舟,他们只是决定在最后的一个星期到来时再通知他们的国民,以避免可能连续一个月的暴乱。

 

“这太残酷了。”亚瑟对着身后的上司缓缓吐出这句话的尾音后,便看向窗外再没出声。

 

半晌后,他听到了门被磕上的声音,深吸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根久违的香烟,点上。望着窗外伦敦的车水马流和自己眼前的烟雾缭绕,一切都还和昨天一样,公园里孩子们互相嬉闹着,这一切都那么平和,他甚至没有感到惊慌和悲伤。

 

亚瑟折回床上躺了会,又坐了起来,喝了一杯他平时绝不多碰的威士忌,又抱着酒瓶子躺了下去,眼睛直直的望着天花板。这会儿亚瑟觉得自己的脑袋居然比没喝酒之前还清醒,他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该去做一些他没时间做的事情,是不是该去苏/格/兰看看他那和他向来不和的哥哥,再去看看马修和阿尔……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突然又坐了起来了,电视里正播着法英海底隧道连通二十周年的新闻报道。他起身,还没过得酒劲使得亚瑟迈向衣柜的步子有些发软,他尽力把镜子里的自己弄得有条不紊不至于像个醉鬼。然后没有知会任何人,甚至没带一点行李,订了欧洲之星最早的车票。

 

下车的时候站台前的列车工作人员笑着对一路都皱着眉的亚瑟说,欢迎来到巴/黎。

 

如果是平时亚瑟应该只会礼貌的向对方点头致意,但这次亚瑟却停下来端详了这位美丽的法/国女士一会,微微颔首用法语说了一句谢谢才快步离去。其实他更想说些别的,比如请趁现在多陪陪家人。

 

亚瑟走出了站台,拿起手机拨通了弗朗西斯的电话,对方接的很快,亚瑟还没出声就已经听见弗朗西斯用法语跟他问好之后的笑声了,一切都还和平时一样。但又不该是这样的。

 

“你这红酒混蛋还笑得出来?”亚瑟皱着眉咬了咬下唇,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你知道的吧,还有一个月。”

 

话筒对面的笑声停顿了一会,“……小少爷你现在在哪?”

 

 

这个问题未免有些太过突然,亚瑟望着眼前灯火辉煌的巴黎铁塔,二十六个字母就在唇边待命,他却也没拼出“Paris”这样一个简单的词。

 

“当然在伦/敦。”他看着巴黎铁塔口不对心的说,“在看大本钟。”

 

“……果然。”弗朗西斯在电话那头又笑了笑,“总之最后一个月哥哥我可要好好规划一下了……那么,再见,小少爷。”

 

亚瑟还没来得及再问什么,对方便已经先他一步挂了电话。而当亚瑟忍住摔手机的冲动打算再打过去的时候,弗朗西斯却又发来一条短讯,并且附带了他的一张照片。

 

弗朗西斯的紫色眼睛正看着镜头,他穿着西装标配的白色衬衫,淡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肩头,他看起来像是在笑,亚瑟注意到他拍照的背景是一条河流,那看起来显然很可能是塞纳河。

 

而简讯的内容是:别想找哥哥我哟。

 

“该死的!该死弗朗西斯!”

 

亚瑟骂了一句刚想回拨过去把那法/国人身上的每个部位都问候个遍,却又突然接到了上司的电话。他深呼吸平复了一下自己想骂人的心情后摁了接听键,亚瑟本以为上司会责备他不说一声就跑到巴黎来的事情,但没想到自家上司打电话过来的第一句话却是:

 

“法/兰/西失踪了,亚瑟。”

 

“抱歉……您说什么?我刚跟他通了电话。”亚瑟说。

 

“哦那太好了,事实上弗朗西斯先生已经脱离他家上司的视线三天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要知道他们都急坏了。”

 

“……好的,我知道了。”

 

亚瑟拧着眉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后摁掉了电话。

 

他开始觉得自己就是脑子坏了才会过来巴/黎找那个弗朗西斯。于是他沿路返回,回到了欧洲之星的站台,又一次见到了那位笑容可掬的美丽女士。

 

“欢迎下次再来巴/黎哦。”女士居然认出了亚瑟,笑着跟他打招呼,“以后有的是时间来巴/黎玩,亲爱的先生。”

 

不,以后没时间了。

 

他突然又跌跌撞撞的从全是人的车厢里跑了出来,再次路过那位女士时亚瑟停了下来,礼貌的颔首:“抱歉,我改变主意了。还有……请有时间多陪陪您爱的人吧。”

 

无视了那位女士莫名其妙的表情,亚瑟转身走远的时候掏出了手机,翻开那张弗朗西斯的照片,开始仔仔细细的辨认起拍照地点的位置来。


Tbc

其实这该叫亚瑟千里寻夫记[滚

评论 ( 1 )
热度 ( 23 )
  1. Downey夫人顾临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魇.顾临渊 转载了此文字
    千里寻夫23333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