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合租五题[仏英]

  1. 初来乍到

 

亚瑟·柯克兰提着行李粗暴的踹开这间破公寓的门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他的合租室友已经提前他一步到达这里了。

而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显然被对方踹门的动作吓了一跳,刚刚还在挥舞着鸡毛掸子的手臂僵直在半空,只得半张着嘴巴注视着眼前这个冒失鬼,随即又勾出一抹无奈的微笑,或许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合租者会是这么糟糕的家伙吧。

 

“喂,你。”

“啊?”

“……帮我拿下行李老子手要麻了!”亚瑟皱着他的眉毛将一个行李箱丢向了弗朗西斯。

 

 

  1. 催房租的房东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按着这个焦急的敲门节奏,亚瑟和弗朗西斯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是谁来了。

 

“嘿该你出场了。”亚瑟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上的足球比赛,将一片薯片塞进自己嘴里,招呼着正在打领带的弗朗西斯。

 

用食指的指节勾了勾领带的上端,弗朗西斯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无奈的耸了耸肩,他的作用似乎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被自己这个刚认识的合租人发现呢。

 

亚瑟注意到弗朗西斯打开公寓的门,扶着门框摆了个还算不错的姿势,他隐约听到了“真抱歉这么久才来开门,见女士必须要好好打理一下自己”“您真是好心肠的”“房租的事情那就可以再拖拖了?”“哦……上帝会保佑您的善心”诸如此类让亚瑟一阵一阵起鸡皮疙瘩的句子。但往往又能托一阵子房租的结果是让亚瑟满意的。

 

他开始觉得有这么个有副好皮囊的合租人还不错了。

 

  1. 停水

 

“该死的……该死的!”亚瑟连连骂了两句,将花洒扔到洗手池里,对着已经被雾气遮盖的镜子一阵阵的揉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他可不想身上还滑溜溜的就出去被那个家伙看到……绝对不。

 

这么想着的亚瑟气急败坏的抓过一条毛巾缠在腰上,将浴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小缝,酝酿了很久才喊出弗朗西斯的名字,其一是因为他有点忘记了自己合租人的名字,其二是……太羞耻以及太丢脸了。

 

“弗朗西斯!”亚瑟叫了一遍,“你快给我过来!”

 

“怎么?”弗朗西斯停下手中正在文件上挥舞的笔,用笔杆抬了抬自己的眼镜,这才看清了光着上半身并且满脸水汽的英/国/人,而且他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他咽了咽口水。

 

他站起身来,收起自己只有办公时才用的眼镜,走近了将自己的多半个身子都缩在浴室的,充满戒备心的英/国人。

 

“嘿别这样,哥哥我不会趁人之危的,虽然小亚瑟你这么看的确很诱人。”

“滚蛋啊你!”

“那再见……”

“……”

“好了好了,哥哥我去给你烧热水,你等一下。”说着弗朗西斯又拿了几条长毛巾,丢给了已经有些发抖的亚瑟·柯克兰。

 

 

  1. 歌手与模特

 

说起来弗朗西斯在酒吧见到亚瑟的时候,确实很吃惊。

那时的亚瑟并不是在吧台边喝酒,也不是在舞池内跳舞,他只是在舞台上,握着麦克风高声的歌唱着节奏感十足的音乐,那一刻仿佛摇滚便是亚瑟的灵魂,而他背后的一切则做了陪衬。

 

“所以,你居然是歌手?”弗朗西斯将身体歪靠在沙发上,拨弄着电视遥控器。

“对啊,比你一直投简历但还是待业在家好吧?”亚瑟得意的挑了挑眉毛。

“……啊怎么说。”弗朗西斯顿了顿,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亚瑟,嘴角带着笑意“哥哥我好像被星探发现,要去当模特了呢。”

 

  1. 夜盲症

 

不知是太热还是怎么,弗朗西斯有些失眠,干脆从床上起来打算去阳台乘乘凉。

 

他扶着墙摸索着,摸到了灯的开关,却又没有摁下去……他似乎并不想打扰自己合租室友的睡眠,于是弗朗西斯只能踩着拖鞋小心的走着,尽量不碰到家具而发出声音。又或许是因为他太注意脚下,以至于没注意到一个黑影突兀的向自己撞来。

 

一阵可以想象的疼痛后,弗朗西斯觉得他的后背已经贴上地板了,而且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已经被那黑影压得透不过气了……是小偷还是……正当弗朗西斯准备摸索可能被他扔在地上的酒瓶的时候,黑影却伸出手环住他的肩并瑟瑟发抖的大喘着粗气。

 

“……”

“……”

“你是亚瑟……吧?”

“闭嘴混蛋……”亚瑟呼吸的频率平稳了起来,慢慢从弗朗西斯身上爬了起来,“……告诉我饮水机在哪。”

“你……看不见?”弗朗西斯伸手在亚瑟面前晃了晃,“夜盲症?”

亚瑟骂了一句,有些气急败坏却又拿不出词来反驳:“明天一早,就把今晚的事给我忘掉!现在快告诉我饮水机在他妈哪啊!”


评论 ( 10 )
热度 ( 28 )
  1. Downey夫人顾临渊 转载了此文字
    小亚瑟你不能温柔一点么2333333333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