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两个爸爸【仏英】

The  three

 

 

今天没遇见一件好事。

 

先是搬家公司来晚了,家具没来就根本没发好好弄这新房子。其次是本以为邻居是个友好的家伙,后来发现其实是个对男人有兴趣的变态。再其次就是本想从此两人还是少有交集的好,自家的儿子就带着邻居的儿子烧了邻居养了很久的金鱼。

 

“给我洗干净再出来道歉!”亚瑟·柯克兰抱着阿尔把他放进浴缸里时语气并不友好的说了这句话。

 

而小阿尔弗雷德显然是不服气的,他坐在浴缸里用他的小而有力的手使劲的拍着水面,溅起的水花非常巧的全部浇在了亚瑟的脸上和衣服上。

 

好……很好,又毁了一件西装。亚瑟居高临下与阿尔对视了一会咬着嘴唇出了浴室。

 

而他的好邻居现在正用毯子裹着那个刚刚还和阿尔一样小脸黑黑的,现在却已经被打理的像小绵羊的马修。马修显然意识到自己犯了错,目光躲闪着不敢看弗朗西斯,隐约可以见到那孩子的眼眶已经开始泛泪光了。弗朗西斯无奈的笑了笑,随后用手指轻轻勾了勾马修的小鼻梁,那宠溺的动作和眼神让那孩子几乎是马上就破涕为笑了。

 

那是亚瑟和阿尔不曾有过的场景,亚瑟说不出来自己是不是羡慕弗朗和马修的父子关系。

 

“哦我的天。”弗朗西斯把马修抱到沙发上,为他调了马修喜欢看的动画片,转过身看到了发丝还在滴水的亚瑟发出惊呼,“你是跟那孩子在浴缸里打了一架么?”

 

“这显然不好笑先生……”亚瑟有气无力的说着,他好像已经没力气反驳了,“又借用了你家的浴缸真是……”

 

“道谢的话就免了吧,哥哥我可不是四处向人施恩的教士。”弗朗西斯用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毛巾盖出亚瑟的脑袋打断他的话,帮他擦起头发来。

 

亚瑟因为劳累有些弯曲的背突然一下子挺直了,仿佛是被对方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抢过对方手中的毛巾说着自己来就好,然后坐在另一个沙发自顾自的低头擦着头发。弗朗西斯默默注视了亚瑟了一会,笑了笑走进了浴室,听声音像是在帮阿尔擦头发。

 

弗朗西斯带着穿着浴袍的阿尔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亚瑟还在擦着头发,忍不住笑出了声。英/国绅士这才像注意到了什么似的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尴尬的把毛巾从头上拿了下来。

 

“亚瑟你……擦头发也会擦到脸吗……”弗朗西斯憋着笑,“而且太用力把脸擦太红了呢。”

 

刚想反驳什么,不远处的汽笛声却让亚瑟发现被他骂了快一整天的搬家公司终于来了,要说亚瑟现在的心情,差不多想把搬家公司的人全都损一遍吧……不过他的绅士风度只能允许他在心里做这件事。

 

“真是麻烦你了,不过搬家公司来了就不打扰了。”亚瑟拽着已经换好自己衣服的阿尔打算往外走,却又被弗朗西斯拦在门口。

 

弗朗西斯斜靠在自家的门框上,抱着双臂看了看有些不情愿被亚瑟拉着手的阿尔,又看了看皱着眉的亚瑟:“金鱼的事不用怪阿尔,小孩子……呃……动手能力强也是好事。”说着还朝阿尔弗雷德温柔的笑了笑,“以后多来找哥哥我的马修玩啊,哥哥我也希望小马修能像阿尔一样活泼呢。”

 

阿尔弗雷德被特赦了显然很高兴,整个人蹦起来大喊了一声“噢耶!”在走之前还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弗朗西斯,表示他一定会常来找马修玩的。

 

“嗯,带上你爸爸一起啊。”弗朗西斯笑着朝两人摆摆手。

 

亚瑟差点脚底一滑,好在稳住了,回头恶狠狠的瞪了弗朗西斯一眼,拽着阿尔走向了搬家公司的车。

 

不知是弗朗西斯的错觉还是什么,亚瑟走过去时明明整个人都散发着“你们这帮蠢猪白领工资的吗?这么晚才来想死吗!”的气场。

 

但说出的话却是:“你们来得有些晚了,请下次早一些。”

 

 

 

Tbc

 

 

The four

 

 

亚瑟睁开眼睛,自己正躺在昨天搬家公司来后刚摆好的单人床上,他昨天显然是累坏了,因为亚瑟发现自己竟然连裤子都没脱就睡着了,手还保持着抓着皮带解了一半的姿势……

 

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洒在亚瑟的脸上,这股暖洋洋的感觉让他不禁觉得放松,对于英/国/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天气好的早晨更棒的了吧。他坐起身,动了动脖子,用纤长的手指一颗一颗扣好自己衬衫的纽扣,踩上拖鞋放轻脚步走向阿尔弗雷德的房间。

 

他把门轻轻开了个小缝,向里面看着,阿尔好像背对着他在床上睡的正香。这大概是这孩子最安静的时候了吧。亚瑟这么想着推开了门,想着过去帮那孩子掖掖被角什么的。

 

但当门被亚瑟推开的同时,什么东西迅速砸在了亚瑟的头上,虽然并不疼但却把他吓的不轻,在他大叫出来以后亚瑟看到了躲在门口抱着肚子笑的滚在地上的阿尔弗雷德,以及那个砸到自己的东西——去年他给阿尔买的球鞋。

 

至于床上躺的是什么,亚瑟早该看到那玩具狮子茂盛的棕色毛发的。

 

天知道亚瑟是怎么压着怒气把阿尔弗雷德拽到客厅,告诉他不许动。之后走进了厨房,准备简单弄一下今天的早饭。

 

弗朗西斯不知道自己的邻居在搞些什么,他正站在家门口等自己的小马修穿好衣服跟他一起去超市买这几天的食材。但就在十几分钟前弗朗西斯听到了自己邻居的尖叫,又在几分钟前听到了好像是从自家邻居的厨房传来的爆炸声,正当弗朗西斯在思考是不是该过去敲个门询问一下的时候,亚瑟已经拉着阿尔从他们家出来了,看上去他们没什么事,除了亚瑟的脸颊上有一点可能是爆炸引起的污渍之外。

 

“早上好。”弗朗西斯笑着朝亚瑟挥了挥手,“亚瑟。”

 

亚瑟看上去并不情愿的和弗朗西斯打了招呼,他正忙着带儿子去买些早饭来吃,顺便去买个新的微波炉。

 

这时候穿戴整齐的马修从房里出来,蹦蹦跳跳着到了弗朗西斯身边,乖巧的牵住弗朗西斯的手掌。而亚瑟则不情愿的被看到马修就突然兴奋起来的阿尔拽着奔向了他不太想靠近的弗朗西斯。

 

“早安。”亚瑟皱着眉使劲拽着阿尔,抬起脸看了弗朗西斯一眼。

 

   “马修马修!一会一起玩吧!英雄教你堆沙子!”阿尔弗雷德飞速的挣开亚瑟拽着他的手,兴奋的抱住有些不知所措的马修。

 

   “两人感情真好呢。”弗朗西斯笑着看了看被阿尔拽到一边商量下午怎么玩的马修,又看了看看上去并不高兴的亚瑟,“啊话说你们这是去哪?”

 

   亚瑟回想起了还在厨房的已经是黑乎乎的微波炉,咬了咬嘴唇说:“去买早饭。”

看对方的表情和脸颊上的那块黑似乎是猜到了那一声爆炸声的来源,弗朗西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了亚瑟,亚瑟先是不解,弗朗西斯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亚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默默的抬起手擦了擦脸颊,果然擦下一大块黑色。

 

弗朗西斯明显的看到亚瑟的脸在他看到纸巾上那块黑色后刷刷刷的红了。亚瑟只觉得现在有地洞他都会考虑考虑钻进去。

 

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太丢脸了的柯克兰连道谢都忘了,只是从嘴里挤了一句‘阿尔很饿了’就急忙忙拽过一旁的小手快步向远处走去。

 

牵着阿尔不知道走了多远,亚瑟才长出了一口气,他晃了晃脑袋努力想忘掉刚刚发生的丢脸的事,他突然发现他和阿尔之间太安静了,或许他突然中断了阿尔和马修的讨论,所以阿尔生气了?

 

亚瑟仍旧直视着前方拉着阿尔走着,故意弄出很随意的语气:“你应该很饿了吧?”

 

“是的先生……”

 

等等……什么?!先生?亚瑟大脑短路了一秒,回过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被自己牵了一路都不说话的孩子,他早该想到阿尔不可能一路上不说一句话还乖乖被他牵着的。

 

“所以……先生您能不能把我送回弗朗爸爸那里?”仍旧被亚瑟牵着的一脸茫然的马修说。

 

 

 

 

 

 

 

The  five

 

 

快餐店的服务员已经注意靠窗的这一对好像是父子的家伙很久了。

至于为什么用‘好像是父子’这样的字眼,大概是因为服务生觉得那个金发粗眉的先生明显表现出那种第一次带孩子的很紧张的样子,而那个慢吞吞的吃着薯条的孩子的表情明显是不太愉快的。

 

“那个,阿尔现在应该会由弗朗爸爸照顾的……”马修吃了一小口薯条对着看起来心情并不太好的亚瑟说。

“啊……我也会照顾你的哦。”亚瑟从冥想中回过神来,有些紧张的结结巴巴的回答,“所以你也不要担心……”

他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孩子安慰了,这让亚瑟更觉得懊恼。并且他其实并不是在担心阿尔……其实更有点担心那个弗朗能不能受得住阿尔的顽皮。

 

亚瑟看得出来马修显然更怀念弗朗西斯做的饭的味道,估计弗朗西斯是不会让马修吃这些快餐的吧。亚瑟这么想着用下巴托着腮部望着马修发起了呆,他在想阿尔显然更喜欢吃这些快餐,他在想弗朗会带阿尔吃什么呢,他还在想自己领错孩子这件事会怎么会弗朗嘲笑。

 

而这些冥想却突然被马修递过来的汉堡打断,亚瑟回过神来有些惊讶的望着马修。那孩子眨着那和他父亲有着一样颜色的漂亮眸子,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汉堡递过来,用他软软懦懦的声音问着亚瑟,是否想尝一尝。

 

这是在阿尔和亚瑟之间已经许久未发生了的桥段,亚瑟心里其实是很高兴的,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探过身去,轻轻咬了一口马修的汉堡,紧接着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刹那的温暖过后,亚瑟的注意力便被响在他耳边的一阵指节轻敲玻璃的声音吸引过去。显然手指的主人正很费力的腾出一只手在敲他们这边的窗户,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的搂着熟睡的阿尔。那种亲昵的姿势……还是在阿尔还小的时候亚瑟抱着阿尔时才会有的呢。这让亚瑟的心里像堵住了什么似的,很不愉快,他皱着眉看了弗朗西斯一会,用手势示意他赶紧进来。

 

带着无奈的表情进到餐厅内的弗朗西斯把睡着的阿尔小心翼翼的放在亚瑟旁边的座位上,自己则坐到了马修旁边,并且很温柔的用手掌摸了摸马修头顶的头发。

 

“弗朗爸爸!”马修忍不住高兴的叫出声来,顺势用他的小手勾住弗朗的脖子。

 

“小马修很乖呢,跟着亚瑟爸爸感觉好吗?”弗朗西斯笑得若有所思。

 

虽然“亚瑟爸爸”这话从弗朗西斯口中说出来着实让亚瑟小小的恶寒了一下,但看到马修肯定的笑脸他却又已经无力面对这个小天使反驳什么,只得默默接受了这个称呼。

 

“那真是辛苦了呢,亚瑟爸爸。”弗朗西斯故意用上升的音调叫着亚瑟的这个新称呼,那笑容只让亚瑟想给他一拳,“那还得麻烦你看一下孩子了呢,哥哥我去买点吃的。”

 

说完弗朗西斯便起身走到了点餐处点餐,马修安静的吃着他好像怎么也吃不完的薯条。亚瑟则转头看向阿尔,那孩子将头歪在椅子的靠背上睡得还很熟的样子,他用没人听得到的声音缓缓叹了口气,垂着眸子小心翼翼的帮阿尔把他不知何时挣开的几颗纽扣一颗颗扣好,动作轻柔的生怕碰醒这熟睡的孩子。

 

“亚瑟——”弗朗西斯突然朝这边叫着亚瑟的名字,“过来一下。”

 

为阿尔扣好纽扣的亚瑟不耐烦的回头瞪了弗朗西斯一眼,却还是起身走到了他身边:“怎么了?”

 

“嘛,你还有零钱吗?”弗朗西斯指了指自己的钱包,“哥哥我今天貌似没带够零钱呢。”

 

“啧……”亚瑟皱了皱眉,他倒是很想掏出钱包把硬币甩在弗朗西斯脸上,但这是公共场合所以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有礼的掏出了零钱递给了弗朗,“拿去。”

 

正当弗朗想接过那硬币的时候,手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孩子的啼哭声猛的一抖,而让那硬币掉到地上滑的没了踪影。

 

亚瑟和弗朗几乎是同时回过头看向自己孩子的座位,那哭声显然是阿尔发出来的,不知道是他刚睡醒还是怎样,大概是因为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环境,一般孩子都会哭出来的吧,而马修显然是因为看到阿尔居然哭了,连带着弄得他也瘪着嘴巴,眼泪也骨碌碌的在眼眶里打起转来。

 

“马修/阿尔,爸爸在这!”

 

亚瑟和弗朗西斯几乎是同时焦急的喊出了这句话。

 

所以他们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店员和顾客们,看着他们两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孩子,一起结账还一起回头喊“爸爸在这”时的复杂的表情。

 



评论 ( 1 )
热度 ( 25 )
  1. Downey夫人顾临渊 转载了此文字
    笑裂向根本停不下来233333333333333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