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渊

冷战露米不逆,仏英,倦怠晚期。

两个爸爸

The one

 

从车上下来,亚瑟·柯克兰动了动他因为长途劳累已经酸痛到不行的脖子,望着眼前陌生的别墅式房子看了一会,那是一座暗红色和白色为主色调的很常见的小别墅,房子前面有一处不大不小的草坪,里面已经长至脚踝的杂草以及已经生了锈的栅栏无一不告诉着亚瑟,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打理过了,不过似乎没有太糟糕的样子,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他关上车门,走到副驾驶窗边,对着坐在里面正在试图挣脱安全带的阿尔弗雷德比了一个闭嘴老实呆着的手势便又向后备箱走去。天知道为什么他家的孩子这么好动,一般人家的六岁孩子不应该老老实实的像小绵羊一样吗。亚瑟揉着太阳穴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搬出了几个大大小小的整理箱,里面多是阿尔弗雷德的衣物,他自己的东西已经和家具一起交给了搬家公司,不过见鬼的为什么搬家公司比他还慢。

 

将整理箱都搬到了房门口,亚瑟又折回车里,对着抱着手臂仿佛在生闷气的阿尔弗雷德张开手臂,语气有些僵硬:“过来阿尔,该看看你的新家了。”但对方显然不领情似的眨着他天蓝色的眸子,示意亚瑟解开他的安全带。亚瑟面无表情的收回手臂,而阿尔弗雷德几乎是在亚瑟解开那个安全带上的儿童安全锁之后迅速跳起离开了副驾驶座,撒开腿显然是有些兴奋的跑到房前挥舞着手臂。

 

“亚瑟你看!这的草长得太高了!或许英雄我可以在这建一个秘密基地……”

 

亚瑟当然无暇理会自己儿子的这些白日梦,从裤兜里摸出钥匙开门,在开门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毕竟他讨厌那么多灰尘一股脑的全都钻进自己鼻子的感觉,弄得他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而且他好像还听到了阿尔弗雷德笑话他的声音。

 

室内看起来格局还不错,不过亚瑟被灰尘弄得没心情看房子了,他现在只想赶紧打扫,但该死的搬家公司还没到,他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在草堆里玩的开心的阿尔弗雷德……他觉得天要塌了。

 

或许他该找邻居借一下扫把。亚瑟环视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在他旁边的一栋房子上,要说为什么,大概是亚瑟很喜欢对方家里阳台上那盆翠绿的吊兰,看上去充满生机,或许这里住的是一个很会料理家庭的友好妇人。亚瑟这么想着,咽了咽口水敲响了对方的家门。

 

很意外的是一个慵懒的男声来应得门,让亚瑟没由来的一阵紧张。门很快被打开了,首先映入亚瑟视线的居然是一个奶瓶,男主人的脸贴在奶瓶的旁边仿佛在试温度,对方留着一头及肩的长发,被一根酒红色的发绳随意的系成一簇,简直是典型的充满了风情的法/国人形象。

 

“啊请问有事么?这位先生。”男人歪着头有些意外的望着亚瑟,似乎是在思考为什么没见过他,说实话这男人的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着实让亚瑟愣了一秒,就一秒。

 

亚瑟用手指勾了勾自己的领结,用着礼貌的口气回答:“我是今天刚搬到您家隔壁的柯克兰,因为房子很久没人打理了,但是搬家公司还没到,所以希望能来您家借一下打扫工具。”

 

“哦呀欢迎新邻居,我叫做弗朗西斯,至于打扫工具的话当然可以。”男人很爽快的回答了,而当他的视线描到正在亚瑟院子里摘草玩的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显然是有些开心的,他指着阿尔,“请问那是你家的孩子吗?”

 

“啊是的……”亚瑟回头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确认他不是做出了在草上打滚一类动作才引人注意以后松了口气,“有问题么?”

 

“不……我是说我家也有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呢,而且我一直想给他找个玩伴来着……”弗朗西斯歪着头望了一眼房间,“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让你的孩子陪哥哥我的小马修玩一会?当然作为补偿,哥哥我会帮你分担一些打扫工作的,那房子已经很久没住人了呢。”

 

求之不得。

 

不过就算亚瑟心里觉得自己赚翻了他也不会在脸上表现的太过,他只是微笑着友好的同意了对方的建议,随后便招呼阿尔弗雷德过来。

 

而阿尔显然并不情愿但还是放弃了他的草地蹦了过来,任亚瑟皱着眉帮他摘掉粘在衣服上的杂草后拍着他的背向他介绍着自己的新邻居弗朗西斯。阿尔倒是不在意这些,直到他发现有个白色的毛茸茸的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躲在了弗朗西斯的腿后面,便像英雄发现坏人一般大叫起来。

 

“那家伙身后有个毛茸茸的东西!”

 

理所当然的挨了亚瑟一记头槌。

 

弗朗西斯闻声回身笑着一把抱起一直躲在他身后的小家伙,宠溺的用脸蹭了蹭对方的小脸,显然那孩子不喜欢胡渣,但却不排斥弗朗西斯的拥抱。亚瑟这才发现那是一个穿着北极熊样毛茸茸睡衣的小孩子,一脸刚睡醒的潮红,看上去真像一只小绵羊。

 

亚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熊孩子,摇了摇头。

 

总觉得这俩孩子在一起玩的话,要好好担心一下那个小绵羊的安危了呢……

而且为什么自己养不出小绵羊一样的孩子,亚瑟在心里嘀咕着。


评论
热度 ( 19 )
  1. Downey夫人顾临渊 转载了此文字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