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晚期,随缘更文,慎fo

[也青/吸血鬼paro]死而不僵。3

3.


“所以你的意思是,诸葛青已经死了?”

张楚岚猛地站起来拔高了音量,引得周围人纷纷对他侧目,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张楚岚攥紧了拳头,又泄了气似的瘫回了座位上,他看着面前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王也,小心翼翼的问:“……尸体都没有?”

王也演出了金马影帝的水平,他眉头紧锁,目光低沉,嘴唇被咬得泛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让张楚岚都不好再问下去,如果说有谁在这个组织里和诸葛青最亲近,除了他弟诸葛白,就是他这个至交好友了。那么痛失挚友,还是让王也一个人静静的好。

“王也你放心,老青的仇我们肯定会报的。”张楚岚拍了拍王也的肩。

“成。”王也摸着钢笔回答。

“老王……您要不……先离队休息几天?三哥四哥那里我替你说,实在不行我们还有王牌宝儿姐。”张楚岚是真的担心,失去的滋味他比谁都清楚,毕竟他已经失去到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王也这才抬起眼皮子看了看张楚岚,他把钢笔放回了桌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好,那我……休整几天。”

*

王也推门进屋的时候诸葛青正望着自己的手臂发呆,那里的皮肤白皙又完整,先前被太阳灼烧的痕迹已经完全褪去。他看着王也走进来,又小心地把门窗关好,甚至窗帘都重新确认了一遍是否严丝合缝。

“你可真是把麻烦养在家里了。”诸葛青向后仰去,让自己的身体陷进柔软的沙发里,他很冷,一直都很冷,这具没有体温和心跳的身体让诸葛青感到恶心,却又不得不抱紧了自己,他望着王也,声音恳切,“说真的,王也,我已经死了。”

王也沉默着没有接话,他安静地把风衣脱下来扔在一边,便开始仔细得检查起身上佩戴的银饰。他把银刃放置在桌上,把银怀表收进抽屉,把圣水瓶锁进柜橱,这一切都是为了不伤到诸葛青而已。诸葛青死了,是一具行尸走肉了,这王也无比清楚,但是自己眼前活生生的家伙又是什么呢,他有着诸葛青的外貌,诸葛青的声音,只是少了体温,少了心跳,多了苍白。

但他还是他。

王也走到陷入沙发里的人跟前,弯下身子用两手捧起诸葛青埋进膝盖里的脸,时常眯着眼睛的狐狸被这举动吓了一跳,连眼睛都瞪大了,他看到王也正看着他,王也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还活着。”

脸上敷着的手滚烫,诸葛青笑了。他偏过脸去躲避着王也的视线,是啊,其实现在活着死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突然觉得现在的身体唯一的好处就是不会在王也靠他如此之近的时候心脏狂跳。

王也总是一副让人碰不到摸不着的样子,让人可念不可说,如果说以前的诸葛青是不敢把这份感情告诉王也,那么现在的诸葛青已经连和他并肩而立的资格都失去了。他甚至成了王也的累赘,窝藏一个吸血鬼?说出去怕不是要被组织驱逐——哪怕这个吸血鬼是他们昔日的战友。

他说,“王也啊,我这个人,做事都是为自己考虑的。”

他说,“我觉得那个时候让我被烧死会比较好。”

他说,“你有责任心,看不得我死,我明白,你……诶诶诶你干啥??”

王也举着把土作势要塞。

诸葛青闭嘴了。

其实王也一直都在肚子里憋着股火,他想起那个将诸葛青转化还特地引他们去看的吸血鬼,放下了手里的土,开口问道:“老青,你还记得自己被转化时的事吗?”

诸葛青一愣,他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梦,记忆的碎片随着这个询问重新涌回了大脑。他想起脖颈被撕咬的痛觉,以及口腔里含着别人血液的反胃感,不过渐渐的,那种反胃感变成了回味甘甜……

突然,很饿。

诸葛青猛然意识到了自己在开始渴求什么,他不敢看王也,不敢看王也脖颈处若隐若现的血管和他望着自己的眼神。诸葛青又把自己陷进了沙发里,微长的指甲掐着手臂,他发出痛苦的闷哼,反复提醒自己,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

这都被王也看在眼里。没辙啊……王也无奈地想,他低下身子,伸手握住诸葛青正在掐自己的手腕,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力道把人按进了自己怀里,他的五指埋进青色的发丝里轻缓地揉搓着,像是安抚一样让诸葛青的脸足以埋进那温暖又充满着血液诱惑味道的颈窝。诸葛青只觉得自己要晕头了,要被烫伤了,王也太烫了。

“王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诸葛青强撑着理智,声音沙哑。

“都把您领回家了,自然知道。”王也的手臂箍紧了诸葛青的腰,“咬吧。不然你失控了出去攻击别人咱俩都得玩完喽。”

王也的气味,特别好闻。不只是皮下的血液的气味,还有股淡淡的薄荷味。诸葛青感觉自己的嘴唇贴上了王也滚烫的脖颈,没有马上将獠牙刺入,而是轻轻的,不留痕迹的在那里落下了一个吻。他感觉到王也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后他咬破了那处皮肤,甜美的血液争先恐后的涌入诸葛青的嘴巴,馈赠着舌尖上的味蕾,那是王也的血。

诸葛青突然开始疯狂厌恶自己。胃部的满足感和心里的空虚感折磨着他,他以前曾无数次幻想过被这个一尘不染的家伙抱紧会是什么感觉,如今王也抱了他两次,却只是因为这种原因,太失败了,太可笑了。他拔出了刺入王也皮肤的獠牙,掌心推着王也的肩膀想退出这个让人留恋又绝望的怀抱,他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脸,遮住自己还沾染着血迹的嘴巴。

“别看我……别看我……你走开,王也……”

被压进沙发里深吻的时候诸葛青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他遮脸的手腕被人制住,王也欺在他身上,那两片薄薄的嘴唇正贴着自己的,他感觉得到王也笨拙地撬开自己的口腔,炙热的舌舔过上颌又舔过牙床,十分拙劣的吻技,却让诸葛青几乎被吻化在了王也怀里。他又一次尝到了血液的味道,这次是王也舌尖上的血,随着软舌交缠的动作扩散至整个口腔。

那一刻诸葛青觉得自己仿佛还活着。


tbc
——

被自己的更新速度感动了(脸呢)
其实写这个的初衷就是想写吸血和开车,没错,我好想开车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开了,开完就完结(。)

评论(11)
热度(108)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