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晚期,随缘更文,慎fo

[也青/吸血鬼paro]死而不僵。2

#非典型性吸血鬼与猎人公会抗衡的世界
#双向暗恋,喜闻乐见,剧情可俗啦!!!
#可能会坑,写出来全靠自己喜欢

2.
诸葛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疼,还带着些无法言说的异样,他觉得很冷,无比的冷,如坠冰窟。

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打量起四周的场景,这里看上去像是一座老旧的谷仓,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地方,总之杂乱又布满灰尘,让他的鼻子极其不舒服。诸葛青咳嗽了两声,稍微试着动了动胳膊,有些麻,但仅此而已,他坐直了身子,开始觉得一切都是一场梦,他看到自己的队友被杀害,而自己……

诸葛青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自己被俘虏了……现在看来他竟然毫发无伤?距离那次战斗到底过了多久?他皱紧了眉望向那扇破碎的窗,月光洋洋洒洒的落进了室内,是黑夜,只不过诸葛青似乎没意识到这黑夜对他而言突然比白昼还来得清晰。

随后他借着月光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看上去明显没了任何生气,只是像个破旧的人偶娃娃一样颓然的被扔在地板上的女人。诸葛青抿紧了嘴巴凑过去轻轻拨弄开她凌乱在脸上的刘海,是个陌生女人,他松了口气,又被那女人脖子上的两个狰狞的血洞夺去了视线,一些记忆突然闪回似的涌进了诸葛青几乎要炸裂的脑袋。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胸腔内竟然一片寂静。

*

距离诸葛青被俘虏四个小时,凌晨三点。

王也的银刃穿透了一个企图偷袭他的吸血鬼的头盖骨。肮脏的,本不属于那东西的血液随之迸射而出,染红了王也的手套和衣袖。

这是第几只了,王也细细的数了数,越往这走吸血鬼的数量就越多,说明并没有找错地方。王也垂着眼皮子看了看地上那具扭曲的尸体,扔下火把将其付之一炬,尘归尘,土归土。但是有一点很奇怪,他们目前遇到的这些吸血鬼都是非常低级的那种,只是失去理智的嗜血怪兽,而懂得抓走诸葛青的显然是有智商的。那么这些家伙,更像是……诱饵,一次次的送死突袭,只是想把他们一步步引到一个地方。

请君入瓮啊这是……

王也叹了口气。不得不入。

“老王!有埋伏!”

队里人突然喊了一声,王也目光一凛,只见几只低级吸血鬼从树丛中嚎叫着窜出,太多了,本来布好的队形瞬间杂乱无章。王也掏出枪精准地用银弹打爆了一个准备从后方突袭队员的吸血鬼,但还是不足以稳住场面,现场俨然成为了一场混战。

踏踏。

足尖划过草丛的声音,极轻,却还是钻进了王也的耳朵,跟那些失了智只会胡乱攻击的吸血鬼不一样,这只应该是高级货。只是为什么……像在逃跑而不是在攻击?

王也把自己的圣水扔给了同伴,示意他们不行就直接泼,搞大范围攻击。自己则收了枪握着银刃去追那个行动极快的身影。他在逃,一直在逃,逃离那个混乱的战场,直逃到悬崖边。

天边泛起了点点鱼肚白,王也疑惑地看着那个披着斗篷的背影,握着银刃一步步靠近。

那身影顿了顿,苍白的手缓缓抬起摘下了斗篷的帽子,露出一截儿青蓝色的发辫。

哐。是王也手中银刃落地的声音。他比任何人都熟悉这个发色。背影的主人缓缓转身,诸葛青背对着熹微的晨光,对王也露出一个苦笑。“嗨,老王。”他轻轻地说,声音是颤抖的。

“老青,你……”王也向前走了一步。

“一不小心被同化了呢。”诸葛青后退了一步,“换言之,我死过了,王也。”

所以诸葛青才要逃,他不想被昔日的战友看到他这幅样子,更何况还是王也,这个他曾经苦练只为了与他并肩而立的人,他怎么能让王也看到现在的自己,那个狼狈又肮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行尸走肉的自己。而王也也终于明白了,那些低级吸血鬼要引导他们去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攥紧了拳头,面色阴暗,却又无声的松开了五指,他向前伸出手掌,试图拉那个悬崖边的人回来。“会有办法的……老青,你先过来。”

“骗我呢?还是骗自己呢?王也……你该比我清醒的。”诸葛青又向后退了一步,他觉得后背有些炙热的灼痛,是逐渐升起的阳光。

快要日出了。

王也的瞳孔里映出诸葛青的脸,他在用最痛苦的表情说着最轻松的句子,他说,就当我死了吧,王也。

可是做不到啊。那可是……

诸葛青下一秒就觉得自己被拉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那是属于人类的体温,三十七度而已,却让诸葛青觉得比阳光还要烫得他眼眶发酸。是王也扯开了他那件风衣将诸葛青牢牢的裹在了里面与阳光隔绝,紧接着他便抱着这个已经开始浑身冒烟的家伙逃也似的远离了悬崖,直到两个人径直跌进了被群树笼罩出的阴影里。

“诸葛青……”

王也的声音响在头顶,听起来有些轻微的喘,却又字字清晰,敲得正趴在人怀里的诸葛青一阵战战兢兢。

“你要是再干这寻死觅活的事儿。”
“我就喂你吃土。”

tbc.









评论(7)
热度(94)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