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晚期,随缘更文,慎fo

关于高中生也青的一个傻屌脑洞片段


*王也,班长,根正苗红共青团员一个,除了懒散以外几乎没啥黑点。
*诸葛青,南方来的转校生,长的白白净净还会撩,一转来就成了被班里女生簇拥的对象。刚来这个班的时候是被王也这个班长带着熟悉环境的,一来二去俩人就熟了,以老青老王互称,日常基本绑定。
(以上两人皆为短发设定)

有一天吧,诸葛青突然想把头发留长。寒假在家蓄了一整个冬天,终于是长出了截青色的小辫子。但是学校不允许男生留长发,诸葛青想了想,第二天戴了个大厚围巾上学去了,虽然天气已经不至于冷的戴围巾了,但好在也没那么引人注目,就这么躲过了出来溜达的校长。

事情进展顺利,诸葛青心里正乐呵呢,谁知王也突然从他后面窜出来,捏着他这围巾一脸不解:“老青你这天...

[也青/吸血鬼paro]死而不僵 5。(内含一辆磨磨唧唧高速车)

#血猎王也x吸血鬼诸葛青

#这章主要就是爆肝写车,如果有ooc那属于我,前文走这

 (5)


张楚岚觉得王也最近怪怪的。


距离王也主动提出休息之后已经过了两天,张楚岚几乎很少见王也出门过,他那间房子的门窗就算在大白天也门窗禁闭,莫名显出了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感觉。


可别在里头憋坏了吧?张楚岚纳闷着,缓缓走到了王也的门前,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张楚岚天生敏锐于常人的感官告诉他,这个房间有些怪异,他悬住了准备敲门的手,侧耳听着房内的动静,随后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


门被突然打开,王也散着一头有些凌乱的黑发,打着哈欠一脸没精打采:“...

[也青/吸血鬼paro]死而不僵。4

#大嘎好,这是非常撒狗血和ooc的一章
#因为这章在告白
#原著影射有,大家都懂的
#ok?那请往下阅读吧

(4)

王也一直觉得是自己搅乱了诸葛青的人生。

猎人公会历史悠久,诸葛家族向来是公会内精英人群的中流砥柱,而诸葛青更是这一辈最有才能的人之一,还生的一副讨姑娘喜欢的好看皮囊。他的人生本该是顺风顺水才对,一路升职加薪跻身公会领导层安安稳稳迎娶白富美——直到他在猎人水平测试的对决上遇到了王也。

惨败。是否定他之前人生的惨败。

诸葛青表面笑的云淡风轻,他说,他认输。可他心里真正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出乎所有族里人意料的,他放弃了可以远离危险的高层职位,选择和王也一样成为一名战斗在前线的猎人。他和王也并肩而立的...

[也青/吸血鬼paro]死而不僵。3

3.

“所以你的意思是,诸葛青已经死了?”

张楚岚猛地站起来拔高了音量,引得周围人纷纷对他侧目,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张楚岚攥紧了拳头,又泄了气似的瘫回了座位上,他看着面前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王也,小心翼翼的问:“……尸体都没有?”

王也演出了金马影帝的水平,他眉头紧锁,目光低沉,嘴唇被咬得泛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让张楚岚都不好再问下去,如果说有谁在这个组织里和诸葛青最亲近,除了他弟诸葛白,就是他这个至交好友了。那么痛失挚友,还是让王也一个人静静的好。

“王也你放心,老青的仇我们肯定会报的。”张楚岚拍了拍王也的肩。

“成。”王也摸着钢笔回答。

“老王……您要不……先离队休息几天?三哥四哥那里我替你说...

[也青/吸血鬼paro]死而不僵。2

#非典型性吸血鬼与猎人公会抗衡的世界
#双向暗恋,喜闻乐见,剧情可俗啦!!!
#可能会坑,写出来全靠自己喜欢

2.
诸葛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疼,还带着些无法言说的异样,他觉得很冷,无比的冷,如坠冰窟。

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打量起四周的场景,这里看上去像是一座老旧的谷仓,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地方,总之杂乱又布满灰尘,让他的鼻子极其不舒服。诸葛青咳嗽了两声,稍微试着动了动胳膊,有些麻,但仅此而已,他坐直了身子,开始觉得一切都是一场梦,他看到自己的队友被杀害,而自己……

诸葛青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自己被俘虏了……现在看来他竟然毫发无伤?距离那次战斗到底过了多久?他皱紧了眉望向那扇破碎的窗,月光洋洋洒洒的落进...

[也青/吸血鬼paro]死而不僵。

#非典型性吸血鬼与猎人公会对立的世界
#对不起,又是很俗但是喜闻乐见的双向暗恋
#可能会坑,主要是为了写着自己开心

01.

诸葛青失踪了。

这是王也结束例行的巡夜,回到猎人公会后便被告知的第一个消息。所有人都在看着王也的反应,毕竟大家都知道王也和诸葛青的搭档身份,他们都是组织内能力可谓顶尖的吸血鬼猎人,自打从训练营出来后便总是形影不离地出任务,且次次圆满而归。只不过收获威望的同时也自然会伴随着弊端——他们俩的名字在那群嗜血如命的吸血鬼之间也是流传甚广。

结果谁成想,这回他们首次分开带队就出了岔子。

诸葛青临走前还笑着吐槽了几句王也那能把血猎的威风装备穿出村口王大爷风范的衣品。“等我回来给你改造改造吧...

[露米]宴会之后(国设/短完)

*时间线为赫鲁晓夫访美期间,美方举办了宴会,梦露也在场。但这是宴会之后的小故事了。
*国设
*露第一人称

风带走了最后一丝喧闹,让染上浓夜墨色的宴会厅逐渐归于沉寂,自落地窗边倾洒进室内的凉薄月光成为了这午夜王国中唯一的光源,安逸的反差让人险些回想不起午时那好莱坞众星云集的盛况。

吱呀——

我坐在暗处晃动着杯中炙喉的液体,循声望向被准时拉开的宴厅大门,那颗熟悉的金色脑袋率先借着走廊微弱的灯光探了进来。“阿尔弗雷德。”我出声叫住他,“我在这。”他显然被我的突然点名吓了一跳,笔挺正装包裹着的身体小幅度的颤了颤。我旋即笑出了声。

而这似乎引起了大男孩的不满,阿尔弗雷德轻咳一声掩饰了尴尬,接着迈步到我身前,月光打在...

冬。冷极。
北方冬天突如其来的低温让诸葛青有些始料未及,仅是一场大风便把这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在艳阳天吹的抖成了筛子。诸葛青的指尖发凉,他看了看身旁与自己穿着厚度并无二异却泰然自若的王也,开始怀疑起是不是北方人都如此抗寒,顿时心下起了主意,看似出其不意的将手塞进了王也的脖领子里,他轻缓地抚着王也有着修长线条的后颈,指尖绕上几缕碎发。
果然,是暖的。
似乎一直没睡醒的道士这才偏过头垂了垂眸子望他,依旧是懒洋洋的声线,老青,这你就不厚道了啊。
诸葛青眯着眼睛挑起唇角,一点没有收回手的意思,他说,怎么了老王,这么大架子,捂个手还不行啦?
那你瞧我动了吗。
王也瞥了诸葛青一眼回答道,温热的脖颈上覆着诸葛青渐渐回暖的...

[唐藏]无孤(碎碎念/短完)


心中人自远去,无念亦无孤。

唐迟x叶忧黎

时近九月,西湖叶家的小儿叶知黎的十岁生辰也将近了。藏剑山庄向来对喜乐之事出手阔绰,适逢叶忧黎是当时年岁最小的男儿,虽并非血脉最浓厚的内家之子,倒也因性格机敏而颇得庄主喜爱。

叶忧黎看着身前身后忙忙碌碌的佣女,只知道自己大抵又能吃到爹爹从西域带来的那种没见过的糖果了,便坐在小椅子上满心欢喜地摇晃着悬空的小脚,直到父亲的一句呼唤他才像只灵巧的猫儿一样跳下椅子寻着声音跑进内屋。

只是这次父亲似乎并不是因为带了糖才唤他过来的,叶忧黎觉得房间里暗的要命,刚想唤人来点灯却又被父亲抬手缓缓制止了。只见须臾之间空气中似乎掠过几丝凉意,几个魍魉般的黑影便毫无征兆的以跪伏待命的姿...

[冷战组/露米/短完/国设]莫斯科夜游

#露视角第一人称
#国设注意
#糖(…个p)

深夜的莫斯科街头行人寥寥,昏黄路灯上的积雪还未完全消融,干燥空气中流动着的清冷北风让金发蓝眼的美国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真冷。”阿尔弗雷德瘪了瘪嘴巴朝我抱怨道。

“这里可不是温暖的美洲大陆。”我毫不留情的回应,本想再多说些什么,却在看到他那被冻到通红的鼻尖后摇摇头败下阵来,最后也只得长叹口气在他略带讶异目光的注视下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圈在了他原本空荡荡的脖子上。

“……这围巾好旧。”阿尔弗雷德则继续发扬着他的大无畏精神,捏起围巾的下摆端详了一阵接着说,“不过勉强还算暖和。”

资本主义的大少爷,上帝的宠儿,养尊处优的美利坚。我摇了摇头抬手将军服的...

1 / 3

© 顾临渊 | Powered by LOFTER